治疗案例

肺癌治疗成功案例


张先生,72岁,黑龙江人
病名:肺癌
医院:仓敷中央医院
主治医师:奥村典仁医师


 
2018年3月,我在海南某医院的CT显示右上叶有阴影,随后在黑龙江某三甲医院诊断为肺癌。右肺癌,属于非小细胞型肺癌中的鳞状细胞癌。(鳞状细胞癌是肺癌最常见的类型,约占原发性肺癌的40%-50%,多见于年老的男性,与吸烟关系非常密切。并有向管腔内生长的倾向,常早期引起支气管狭窄,导致肺不张,或阻塞性肺炎。癌组织易变性、坏死,形成空洞或癌性肺脓肿等。)我有糖尿病史心脏有搭桥、曾经做过胃肠间质瘤手术。到过国内几间知名医院均被拒收,理由是:结合我的年龄和身体状况等因素,手术难度系数过高、收治风险过大。也许是担心承担治疗风险,国内医生没能出具好的治疗意见。我不想放弃治疗,于是萌生了境外就医的想法。

最初,我的儿子儿媳通过网络联系上了一家中介机构。实地接触过后,发现这家国内的机构很虚,并没有和日本当地正规专业的赴日医疗服务机构接轨,是属于有亲戚、朋友长期居住在日本,能轮流带我去医院治疗,没有学医的?没有专职陪护的?没有医疗翻译等等。这实在是太不靠谱了!不专业。随后儿子和儿媳去了一趟日本,通过日本外务省的官网查找拥有资质的医疗服务中心。

4月2日,我的儿子儿媳在东京酒店通过电话联系了几家公司,有的无人接听,有两个对话时感觉不好!?当打到国际先进医疗中心(IAMC)的时候,通了...这个电话的接通对现在的我来说就是生命的延续!是健康的回归!儿子儿媳立即赶到国际先进医疗中心(IAMC)总部的所在地冈山县,工作人员在宽敞的接待室里热情耐心的听取了儿子儿媳对我病情的详细介绍,询问了我现在的思想情绪状况,自理能力等等生活细节方面的问题后立即将所有资料转交给他们的专家组,儿子儿媳非常安心!非常感动!随后国际先进医疗中心(IAMC)的专家向我儿子儿媳推荐了日本著名呼吸器外科神手大夫,并且当即就预约了医院。

回到酒店儿子和儿媳在日本的网站也查询了这位名医的资料,的确有很多他的学术报道和文献。这一次我们全家人都信心十足!当然也要感谢IAMC的高效率服务。

4月6日,IAMC的医疗翻译拿着翻译整理的好的资料(也就是国内医院出具的医疗报告、诊断书、影像学资料CT、MRI等)带着我儿子儿媳来到仓敷中央医院与神手医师奥村典仁先生进行面对面的问诊。

IAMC只用了3天完成了日本名医的预约,还包括整理翻译我的病历资料!真不愧是日本国际先进医疗中心!医疗资源丰富,有实力!这点我们是深深体会到了,同时非常感谢!先前在网上查询和向其他机构咨询时都说预约医院至少需要提前一个月以上,很少见到可以预约名医的。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我的片子很模糊,但是奥村医师还是根据丰富的经验进行了初步判断,并且给出了指导性的结论:可以收治我,我的情况可以考虑手术方案,但是手术前仍需要作进一步的精密检查。

    两天后,在上海浦东机场我和老伴在一名IAMC专职医疗翻译的陪同下顺利抵达日本冈山,一路内心非常期待能有好结果。出了机场,就见到早已等候在那里儿子儿媳和IAMC的一名负责人,接送的商务车很舒适。很快就到了宾馆,在这里我填写了手术同意书等相关资料签证后交给了IAMC的负责人,第二天一早按预约来到医院做了精密检查,这里的环境非常清洁,很安静,没有药水味,走廊墙上还挂着油画,氛围很舒适温馨不像是来看病的!根本没有沉重和紧张感。医师、护士都非常礼貌,温柔,和气!说不出的感觉?从来没有过的?!总之非常爽!非常爽!

4月11日,我的精密检查报告结果出来了,判定为肺癌BB期,万幸的是在PET-CT上未显示转移迹象,右肺上叶3.9cm×4.7cm肿瘤清晰可见。

奥村典仁医师经过会诊,给我提出的治疗方案是:做微创手术。

我在4月12号住院,13号手术。在IAMC的帮助下,我的治疗安排效率真是高。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接受手术了,这样的高效,快捷可能别无他处了。

手术非常成功,在我胸部、背部、腰上部分别开了1cm、2cm、3cm的三个小口未开胸、未出血就把一个完整右肺上叶取出来了。真是名副其实的神手医师!第七天就劝我出院了。出院时医疗翻译带着我家人去缴纳治疗费用,这方面确实让人很放心。日本的医院收费很透明。作为外国人除了享受不到日本的医保外并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事情证明这确实是一例高难度的肺部切除手术,手术异常困难。
从早上九点开始进入手术室到下午二点手术才结束,整整花了五个小时。
虽然我全程是麻醉状态,不知道手术竟然进行了五个小时,但在后来老伴的诉说中也能感觉到手术过程的惊心动魄。
日本是一个注重病人生存质量的国家。医疗的过程也相当人性化:手术后医生会拿着手术切除物给我家人讲解手术过程,非常负责。我老伴儿子和儿媳认真地听取整个手术过程,医疗翻译和负责人一直陪伴左右翻译照顾着他们。我们对手术治疗的结果有了全面的了解。

接下来就是术后康复过程了,我的身体在慢慢恢复。
4月14号,我在医院护士的搀扶下下床行走了。家人都很惊讶,我也有些担心。身体里的癌肿瘤被取出来了,这个炸弹不在了,全家人看到下床行走的我没事,都非常激动鼓起掌来,这是难忘的一刻!谢谢神手医师!谢谢医院的工作人员!感谢大家!再次感谢IAMC团队的全体成员!
历时大半个月的恢复期,我的身体恢复到了正常水平。教授叮嘱我回国后要注意休息和康养,定期复查。

出院时听说,和我一起住院的一名日本患者也想叫奥村典仁医师做手术,然而在我出院时还没排上给她手术(可能是病情没那么紧急吧?)。

辛苦了IAMC!